all恭,all乔振宇,all焦恩俊,all陈赫,all品,鼠猫,戚顾,沈聂,金七,黄海冰X聂远……


【梁山】软肋 / 南风

南风西洲:


▪   小短篇,梁山be


           
▪   张日山听说梁湾没出来的那个表情太苏,忍不住想写一个梁湾真死在古潼京的短篇


         
▪   剧情有更改,伤口也是乱写的


————————————————————————————


      “那个女人呢?” 张日山探头看向黑瞎子和苏万的背后,眉头紧紧的皱着,黑暗衬得他带血的脸愈发吓人。


              
      黑瞎子脸上并没有绝处逢生的欣喜,只是平平淡淡的回张日山的话,像是笃定了他回来一样。


      “梁湾?她不出来,要看凤凰图腾。”


                
      张日山心底突然涌起了几分内疚,梁湾为什么对凤凰念念不忘,估计除了他,谁也不会明白了。不只是因为纹身带给她的困扰,更多的是因为,他一开始是因为纹身接近她的。


                
      当时的别有用心,终于在今天变成了刀子扎回张日山的心里了。


             
      强压下心底的不安,张日山给黑瞎子和苏万指了出口,自己侧身就要向漆黑的甬道身处走去。


          
      “梁湾让我给你的。” 黑瞎子叫住他,塞了个暗绿色的小罐子给他,“她说……”


              
      张日山紧紧把它抓在手里,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用尽量平稳的语气说,“我要她自己说。”


             
      紧张,害怕,慌乱,这些情绪张日山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


            
      黑瞎子没有拦张日山,只提着苏万的后颈往张日山所指方向走去。


             
      苏万小声地喊黑瞎子,声音里满是悲痛。“黑爷,湾姐去的那边已经……”


             
      黑瞎子步伐不停,墨镜下的目光平静淡漠,言语间却透出几分沉重。


      “有些事,总要他自己去看的。”


               
      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好多事黑瞎子一眼就能看破,张日山和梁湾的事也不例外。梁湾是个很好的女人,如果她真的死在岔路的另一边,侩子手只有一个——张日山。


             
      黑瞎子本来是想把坍塌的事告诉张日山的,只是想到梁湾把血清打在他身体里时坚定的模样,他忽然又不想说了。


               
      没有什么事,会比面对喜欢的人的死亡更加令人绝望,就当是他替梁湾报复张日山了吧。


              
     
                


               
      张日山从来没有觉得黑暗这么难熬过。


             
      漫长的甬道,不时有碎石坠下砸在地上,发出撞击声,扬起一小片尘土。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响,安静到张日山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越往前走,甬道越狭窄,地上的石块便越多。张日山心头笼罩着浓浓的不安和担忧,他的步伐愈来愈快,最后甚至跑了起来。


               
      一秒都不想耽误,他只想尽快的到梁湾的身边。古潼京的一切都应该让她很害怕吧?没关系,马上就结束了。


               
      黑暗中,有光芒划过张日山的眼睛,他停下脚步,发现地上掉着什么东西,因为手电筒的明亮,正反射着刺眼的光。


                  
      他走过去捡起,轻轻拂了一下,是手表。表盘裂开,指针已经不会动了,表带上沾着血迹,看样子出血量不小。


              
      张日山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颤抖。


              
      他认识这块表,很熟悉,是当时送给梁湾的,和他的是情侣表,分手以后他没有要回,就像完全忘了它的存在一样。


             
      他曾在微醺后的某个深夜,握着手表喊过梁湾的名字,没人知道。


                
      这块手表从来没离过梁湾的手腕,而现在,它就静静的躺在这里,等着被尘埃掩埋。


               
      张日山用颤抖的手把表戴在了手腕上,让两块情侣表可以紧紧的挨着,仿佛这样就可以缓解他内心翻涌着的不详预感。


            
      “她不要你了对不对?我带你去找她。” 张日山呓语着,撑起身子继续向前走去。


             
      拐过一个弯,坍塌的石堆直直的撞进张日山的眼里。它们密密麻麻的,堵住了向前的路,无声的提醒着他,梁湾已经不在了。


             
      像是被人扼住了脖颈,张日山猛地半跪在地上,拼命的大口呼吸,眼眶被刺激的泛着红色,汗瞬间布满额头。


                
      “不可能的……她肯定躲起来了,她那么机灵……”


             
      张日山一边小声念叨,一边徒手去翻石块,浑然不觉有眼泪顺着脸际滚滚而下,滑进了他风衣的领子里。


                
      不知道翻了多久,张日山的十指已经全部划破,血把他翻过的石头染上红色,他却还是没找到一点点梁湾的踪迹。


               
      搬过一块石头,有一只手露了出来。十指纤纤,涂着浅粉色的指甲油,血覆盖在手上,还是鲜红色的。


              
      张日山面色不变,就当没看到一样,继续翻了下去,直到把梁湾整个人从石头里扒了出来。


               
      梁湾像是泡在血里一样,浑身上下全是血,白色毛衣被染成了红色。她的手已经断了,歪成一个别扭的弧度,大腿上扎进了一块石头,深可入骨。


               
      张日山把她歪在一旁的头调正,伏下身子用袖子一点一点擦干净她脸上的血迹,露出梁湾有些青白的脸。


             
      大概是老天也知道她爱美,铺天盖地的石块独独没有破坏掉她的脸,她还是那么精致好看,如果不是这些血迹,张日山大概会觉得她是睡着了。


               
      就像睡美人,沉睡着等待王子的一个吻把她唤醒。


             
      “梁湾,” 张日山的声音嘶哑的可怕,“别怕,我带你回家。”


             
      他埋下头,深深的吻了梁湾冰冷的唇。有滚烫的泪水落在了梁湾脸上,看上去仿佛她也在哭。


              
      原来这就是爱别离的滋味。他终于明白当年的佛爷,当年的二爷,为什么在夫人死后浑浑噩噩精神恍惚,好像丢掉了半条命一样。


              
      是他对不起梁湾,因为凤凰纹身接近她,把她卷进这场纷争,让她进入古潼京。他本以为有了地图,梁湾可以好好的出来,只是千算万算,没算到梁湾宁愿死,也要查清楚纹身。


               
      都是因为他。


             
      玩弄感情,最容易引火上身,他终究是得到了报应。


              
      张日山把梁湾背在身上,慢慢的往来路走去。


              
      “很疼吧?不过没关系,一切都结束了,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所有伤害过你的,我都不会放过,尤其是不会放过我自己。”


                 
      失去了梁湾,他想,这世界上不会有更绝望的事了。


             
      失去软肋的人,是最强大的,也最可悲的。

评论
热度 ( 329 )

© 冥琴青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