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恭,all乔振宇,all焦恩俊,all陈赫,all品,鼠猫,戚顾,沈聂,金七,黄海冰X聂远……


【恺赫/微超赫】假装

写得真好

小糖SAMA:

★《青春同学会》衍生/短/虐


     “就当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
     陈赫干燥温暖的手抚过他的脸时,郑恺睁大了眼睛。
     镜头中他仍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面瘫模样,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中激起了惊涛骇浪,紧接着是某种难以言喻的酸楚翻涌上他的眼睛。
     郑恺突然就想哭。
     他同陈赫是相识得早的,早到连跑男一开始都会抛出“阑尾兄弟”“十年同窗”的噱头,圈了好一批小女生尖叫青梅竹马。但要说特别亲密却也算不上,他和陈赫只是同学与舍友,论排名还比不过孙艺洲。
     起初他并不在乎与陈赫之间这段同窗时光。一起撸串会有,一起打篮球也是常事,但郑恺与陈赫之间的共同点屈指可数,因此他们都没有把彼此看成超越生死的存在,不论是从友情,还是……爱情。
     所以节目组一开始想推他与陈赫的CP,郑恺只是面无表情地嗤笑来表达自己的不屑一顾,最后还是在经纪人的劝说下接了这活儿。
     “七个人里只有你们两个是同窗,你再和Anglebaby作周五情侣,两边涨热度,多好。”经纪人为他考虑到未来发展的方方面面,平静地指出其间利益。
     于是郑恺有意无意地开始主动靠近陈赫,试图跨越那道这么多年他从未考虑去弥补的深壑鸿沟。以陈赫的性格,他一定会把唯一熟络的自己当做溺水之人最后的浮木,而郑恺是残忍地利用了这一点的人――极尽了他们全部的过去。
     或许正是如此,在第一期陈赫突发腰伤时,郑恺比任何时候都要更措手不及。他焦虑地等在场外,回想起陈赫隐忍了全部痛苦的苍白神情,难得坦然地接纳了自己的恐慌与害怕――与曾经守在手术室外签下陈赫的手术许可时的心情别无二致。
     “他怎么样?”身旁突然响起男声。郑恺微微抬头就看见了他们的队长,一副辨不出真假的担忧神情。
     郑恺没说话,眼底缀满了漠然。邓超也不再多言,站在门外静静地等待医生出来宣判结果。节目组还真是做戏做全套,让邓超来假装出对陈赫的关心,郑恺不以为意地想着,难免看不惯以演技著称的邓超。
     后来的发展却出乎郑恺的意料。节目组尝到了“晨赫母子”的甜头,于是郑恺也偶尔要跟着邓超组个队扎个堆,冷眼旁观节目组兴师动众地炒CP,然后对着收视率笑得见牙不见眼。
     其实哪能有爱呢,陈赫望向李晨的眼里写满了信任与尊敬,往天上吹也只能在母子处封顶。就像所谓“阑尾CP”也只是一份这么多年酿造的兄弟一样。
     郑恺站在邓超旁边,而后就被邓超用RIO碰了碰手肘:“出去聊会儿?”
     然后他就跟邓超一齐坐在了楼梯口。诡异的沉默在楼道里蔓延,说是“聊会儿”,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郑恺又想起陈赫与李晨似乎很投机的聊天,隐晦地翻着白眼。
     至少是这么多年的兄弟,郑恺总归是不乐意李晨凭这种方式就轻易走到了陈赫身边。两项权衡之下,邓超那种也许掺杂了真情实感的关心可能还比李晨要来的踏实。
     然而比起李晨,邓超与陈赫的关系却进展艰难,叫人唏嘘。郑恺看着就庆幸起自己在学生时代就结识了陈赫,就算日后还有更多人要走到陈赫身旁,郑恺与陈赫相识了十年之久的事实也不会变。
     放在以前他绝不可能因为这种事而沾沾自喜。郑恺相信他与陈赫的友情永远是要特殊一些的,所以与此同时产生的愧疚也是无从抵消的。
     越是炒阑尾CP越是让郑恺自觉欠陈赫的越多,他不应该凭这份特殊让自己与李晨无异地更加接近陈赫。以至后来节目组征求同时推超恺时,他几乎没什么想法的就同意了。
     反而是邓超总带了些不知是害怕还是别的什么的不情愿。郑恺想又不会真的擦出爱情,他和陈赫这么多年了都没有发生些什么――除非假装把友情看作其他东西。
     而那份愧疚只让郑恺想去补救。他也说服了自己相信一切都只是补救而已。他应该待到最初他的准确位置,郑恺是这么想的,却不是这么做的。
     那场黑暗的风暴到来时,郑恺一同成为众矢之的,无穷无尽的黑粉的谩骂铺天盖地。郑恺看着陈赫的来电提示,不假思索地挂断。
     他在最开始为了自己作出的逾越,导致如今的一切统统变成不应该,就包括了郑恺对陈赫的支持。
     好像全世界都要他正视那个曾只关注自身前途的郑恺,要他摆正自己的姿态,要他像接受推CP时一样轻而易举地再将其抛弃――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与陈赫产生交集。
     郑恺只想冷笑。然后,他听见了最令他窝火与狼狈的陈赫轻飘飘的一句话:“……删了吧。”
     删去那条微博,删去阑尾CP,删去十年的友谊。好像这么多年的兄弟不过是存在于口头的一根细线。
     郑恺二话不说冲到了陈赫家中,被屋内沉重的黑暗略略阻滞了脚步,引来的是他心中更加咆哮的愤怒。
     陈赫裹着毛毯坐在地板上,蜷缩着像正在玩捉迷藏的小孩子。郑恺一把拽住陈赫的领口,他想问在陈赫心里两肋插刀是不是只如笑话,想问他做出的一切在陈赫的世界里究竟值不值。
     他一直觉得自己为朋友为兄弟算得上仁至义尽,不求感激至少希望能弥补自己最初的自私。他的怒火很容易地凭借旧日交情燃至沸顶,即使陈赫也许不把这一切当回事。
     陈赫疲倦地望着他,什么也不说,却已经将离开的讯息表达得绝决彻底。
     到此为止了,郑恺以为。他把陈赫划入重要一栏根本就无关紧要,到头来谁也留不住这个孤独的男孩。
     但陈赫最终留了下来,郑恺假装无知,心下却清楚邓超暗中调动了何等复杂的人脉,只为了换来陈赫安然的驻足。大概从那时开始,所有事情就再也无法并然有序地发展,犹如列车脱轨疾行着向未知行驶。
     陈赫的眼睛中容纳的再不是同窗或母子,而是个看似不可思议的人,却又像在情理之中。他那么聪明,迟早会知道是谁帮他打通了许多障碍。
     郑恺这回是站在李晨旁边,两人刚有过电影上的合作,此刻也没有突兀的不适感。经纪人说得对,他的发展顺风顺水,只是走错了路,与陈赫背道而驰。
     尽管他已经从朱桢口中得知,陈赫那时的残忍实则是回馈以这么多年感情的保护。尽管如此,他们也走不到同一条路上去了。
     一开始就应该这样的,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他的山顶熙熙攘攘热闹喧嚣,陈赫的山谷寂静安详云雾缭绕。郑恺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白纸上“兄弟”二字快被他划破。
     本来就是自己先担不起这份关系,何必假装默契与深情。
     兄弟,听起来友达以上的牢不可破的定位,郑恺却只觉自己走得如履薄冰,好像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十年只是极易被摧毁的空壳。该有的热血义气他一个不落,被CP粉期待却不该有的他从未拥有。因为只是兄弟,因为他对陈赫没有爱情。
     郑恺踩着这个边界,如此就是三年,他自己都坚定不移地相信着。甚至在后来得知邓超与陈赫在一起时都平静地接受,不会愤怒不会不甘不会嫉妒,想到的却是炒作的CP果然全是假的,他一点都没有失恋的苦楚与绝望。细数起来也仅有那么一点儿微乎其微的失落,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
     简直荒唐。
     大概是因为他听见陈赫的灵魂在向邓超倾吐着爱,大概是因为他看见陈赫的眼睛在提到邓超时变得澈亮,太既是因为他发觉,所谓十年同窗根本抵不过两个灵魂的一次漫游。
     《青春同学会》的噱头一出来,郑恺再度品尝到几年前那种不屑的嘲讽。只不过这次是朝讽他的“同班”,嘲讽他的“同级”。他看到中戏的名单中没有邓超时下意识地抱着对自己的悲悯,松了口气。
     然后陈赫凭借着即兴发挥,捧住他的脸,扯出个不好看的苦笑:“就当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
     瞬间溃散了一切。
     哪里需要当啊。郑恺下意识想反驳,我们本来就从没有在一起。
     而后他的理性扼住了他的候咙,逼迫他回头看自己留下的脚印――他也已经走上了旁路,走上了他一直杜绝着踏上的路。郑恺疑视着陈赫晶亮的眼睛,心中被囚困的巨龙发出凄厉的嘶鸣:一切都纠正不回来了,其中有他自己。
     他这才意识到长久以来自己有多么葬撞而不自知。他一直以为邓超的关切体贴的假装其实从来都是只向陈赫展露的真实,一直在假装与自欺欺人的从来都是他一人而已。
     他假装郑恺与陈赫只是兄弟,他假装郑恺只把陈赫当只弟;他假装郑恺心中的情感再温暖也只是友情。他假装得太过高尚无私,便轻飘飘地骗过了自己。
     他口口声声的“好兄弟”,原来早就在他未曾发觉的时间洪流里变了质。这么多年来陈赫仍旧是温和如初的模样,而他已经连灵魂都腐朽得肮脏。
     那些本应产生的各种情感,郑恺假装自己不曾拥有,现今全都化作凄厉的长鸣在他心里不知疲倦地嘶嚎。然而只有他能听见这悠长的丧钟,就像只有他能亲手埋葬长久以来连自己都忽略的深厚爱意。
     而邓超与陈赫,从头至尾都不曾参与进来。郑恺敛了视线,嘲讽地想着这些连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更不可能知道。
     他风平浪静地演下去,勉力从耳边轰然的哀泣声中辩识出其他人说出的每句台词。假装自己没事,假装自己很好。郑恺暗自嘲笑自己,假装了这么多年,撕开假装后换来的竟然是更多的假装。
     他不敢直面的全部,终于在今天连“兄弟”也将纳入其中。
     陈赫面对着镜头,尝试说出“我的心里有你”,最后颓然地放弃:“真的说不出口,男生嘛,是不会把这些说出来的。”
     郑恺猜测陈赫不过是把这温柔尽数留给了那个最真实的别人无从看见的邓超,但能得了这句盖章定论一般的话,他靠在椅背上有些倦怠的满足――
     至少他还能以兄弟的身份,在余生至尽头待在陈赫的生命里。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日复一日,即为此生。
     郑恺笑起来,笑他终其一生的友情,笑他夭折的爱情。
     他只是在遗憾而已,他只是在难过而已。
     假装他爱过他。
     假装他不爱他。


THE END

评论
热度 ( 52 )
  1. 冥琴青凌小糖SAMA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真好

© 冥琴青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