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恭,all乔振宇,all焦恩俊,all陈赫,all品,鼠猫,戚顾,沈聂,金七,黄海冰X聂远……


岁月如故(一发完/逆天改命掰回大团圆结局)

江小蓠:

被结局强烈刺激到的产物,从40集最后一幕开始展开,一边梳理剧情一边写,力求跟剧里所有的细节对上,补完自己在看剧时的一些遗憾


当然写的还是比较仓促,心情也一直没平复下来,如果有bug请谅解


 


-------------------


01


赵云澜睁开眼睛,看到周围是亿万的能量在流动,色彩斑斓,像流星一般闪耀。


他又回到了虫洞,好像经历了很久很久,而眼前,却站着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好像很熟悉,可又觉得陌生,和他曾经认识的沈巍相比,眼前的人看起来更加沧桑和疲惫,仿佛一个人走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旅行。


“你来了。”


可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清冷,温润,带着一点点特有的气音,春风化雨般的温柔。


赵云澜走上前去,伸出双手,把背对着自己的人轻轻掰过来。


“时间过了多久?”赵云澜问。


“我说过,虫洞的时间流逝跟现实不一样,所以我也不知道……”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你找了我多久?”


沈巍几不可感地颤抖了一下,瞬间红了眼眶。


“虽然我用我生命的能量祭镇魂灯之后在海星算是死了,但我依旧是有感知的。”


“我……我也不知道,我在时空中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可我依旧能感受到,过了很久很久。”


“不久,地星不也同样没有白天黑夜,这样的生活,我习惯了。”


赵云澜动了动喉咙,把涌上来的酸涩感强压下去,“可我还是不懂,我既然已经祭给了镇魂灯,为什么还能……”


“镇魂灯最适合的灯芯并不是勇士的生命体,而是一心一意救赎的功德,小郭才是真正合适的灯芯,”沈巍说,“他的前半生一直在做善事,后来又用自己的异能安抚了无数亡魂,他的功德化成了真正的灯芯,替换掉了你。”


“可我被替换下来的能量体被当时重新恢复的四圣器的能量震的四散,飞入了时空漩涡里,于是你就开始了漫长的旅行,一点一点把我拼凑了回来。”


赵云澜说着,上前用力一把抓住沈巍的胳膊,沈巍猝不及防,漏出了一声呻吟。


赵云澜撸起沈巍的袖子,上面一个深可见骨的伤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时空穿梭不是什么舒服的旅行吧。”


沈巍闭嘴不言,想要抽回手,可赵云澜的手意外地有力,如铁般死死攥住,“长久以来,我虽然是无法成形的能量体,又被你的能量结界保护着,可我依旧能感受到时空漩涡里四处飞散的能量有多强,你一直护着我,却让那些能量生生打在你的身上。”


“我……我自愈的能力已经恢复了,而且,也伤惯了……”


赵云澜怒极反笑:“伤惯了?是是是,一万多年啊,你黑袍使受过的伤怕是比整个海星人加起来都多。”


沈巍瞪大眼睛:“我,我这一万年并没有……”


“你还想骗我?你以为你黑袍使真有一手遮天的本事,随随便便就把人的记忆篡改了?”


沈巍一下子白了脸。


 


02


距离夜尊大战过了一年,海星和地星都已经完成了重建,大家的生活步上了正规。


四圣器各归各位,镇守在四方天柱上,起码万年不会再有异动了。


夜尊身死之后,被他吞噬掉的能量也都被释放了出来,沙雅回到了地星,汪徵和桑赞也重新回到了特调处。


他们仿佛重新恢复了原先嬉闹的生活,只是少了一个特别顾问,赵云澜也不再是原来的赵云澜了。


啪的一声,楚恕之把一叠文件扔在了赵云澜的办公桌上。


“海星鉴派下来的,要您过目签字。”


虽然所有人都经历了那些事,也明白赵云澜的选择,但是他们一直无法接受现在的赵云澜被别人占了身体的事实,尤其是楚恕之。


用着赵云澜身体的章狮抬头看了一眼脸色阴郁的楚恕之,低头拿起文件看了一眼,说:“不是什么急件,先搁这儿吧。”


楚恕之扭头就走。


“我说老楚,”章狮说,“都一年了,你还没适应我?”


“你永远不是他。”楚恕之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章狮无奈地笑了笑,站起身来,透过玻璃看着外面,嘴里自言自语:“一万多年了,我也累了。”


 


虫洞之中,赵云澜定定的看着沈巍,对方慌乱地错开了视线。


赵云澜语气咄咄逼人:“史前那场战争并没有那么简单,你和我一起并肩苦战了很久很久,夜尊逐渐因为吞噬了太多能量而失控,你启动了圣器封印夜尊,代价却是地星彻底失去了光明和时间。”


“而你也付出了代价,你本身并没有那么长的寿命,只是你的时间随着地星一起被禁锢了,你不再生长,和地星一起不老不死,做了万年的天煞孤星,看守着夜尊的封印。”


沈巍声音发颤:“这都是我该受的的惩罚,我没能提早发现夜尊的异常,也没能察觉启动圣器的代价,是我害的地星万年不见光明……”


“可和平是属于所有人的,这个责任不该你一个人来抗,至少你不该推开我!”赵云澜突然怒火冲天。


“可是面对这一切,你和我的选择,不都是一样的吗?”沈巍也突然拔高了声音。


赵云澜突然语塞。


他已经彻底找回了记忆,史前的战争中他就知道了地星人和海星人的能量互斥,所以想以自己为代价和夜尊同归于尽,可当时的赵云澜已经被万年后的沈巍淘换了能量,非但没能成功,还差点把自己白搭了进去。


“……所以,你是害怕我知道你的计划会阻止你,才修改了我的记忆?”赵云澜问。


沈巍垂下眼不说话,算是默认。


“算了,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这前尘往事咱们就别追究了,”看着沈巍憔悴的脸,赵云澜终究是心疼,“我们回去吧。”


“云澜……”


沈巍突然抓住了赵云澜的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欺身吻了上去。


 


他们吻了很久很久,仿佛要一口气补尽这一万多年的分别。


等二人分开,赵云澜才发现,沈巍已经泪流满面。


“我之前说过,虫洞可以重新闭合开启,是千万亿分之一的概率,我们从这里出去,能够回到海星的几率几近为零,宇宙茫茫,这一离开,我们真的要永别了。”


“所以,你要走了吗?”赵云澜轻轻地问。


沈巍带着泪强行扯出一个笑容:“我们赌一赌。”


“赌什么?”


“赌,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见的。”


“好。”


 


03


赵云澜觉得周围很吵,但是这吵闹的声音异常熟悉。


他感觉浑身都疼,骨头像散了架似的,他挣扎了半天,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几张熟悉的面孔,大庆,祝红,林静。


赵云澜愣了有五秒钟,蹭地一下蹿了起来,他环顾四周,一切都是特调处熟悉的摆设。


“我这是……回来了?”赵云澜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什么回不回来,你不是一直在这儿呢?”大庆说。


“我说,刚才是怎么回事啊?你办公室里突然金光乍现,然后乒乒乓乓跟拆房似的。”祝红说。


“最关键的是,这么一阵响动之后,居然……”林静说着,扭过了头去。


赵云澜顺着林静的目光看过去,离自己不远处的沙发上,沈巍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儿,楚恕之,郭长城,汪徵和桑赞围在那里。


赵云澜觉得自己头脑一片空白,他机器人一样挪到了沙发旁,定定地盯了好久,才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抚上沈巍的脸。


他简直觉得自己在做梦,这千万亿分之一的概率,真的让自己和沈巍都赶上了?


赵云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忆自己再海星见过的最后一个人,说的最后一些话,随后,他突然抬头问:“章狮呢?”


众人被他问的一愣,林静最先反应过来:“你不就是章狮?”


“你看清楚,老子是你上司赵云澜!”


这次换成特调处一众瞪出眼珠子了。


赵云澜又想了想,起身跑去了自己二楼的办公室。


果然在散落一地的纸里,他找到了章狮写给自己的遗言。


 


“在你的能量体重新汇聚起来的时候,你的这具身体就感应到了,但是虫洞不可能随你所愿让你正确地回到这里。我的身体早就化成了灰,靠着异能附了无数人的身体活了一万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这一万多年我收集的能量已经十分强大,在你踏出虫洞之时,我开启了自毁,将所有能量释放出来,把你的能量体拉回了你的身体里。


你不用觉得内疚,这一万多年我已经活的太累,如果不是受你所托,我早在结束了镇魂灯使命之后就自我了结了,这于我也是一种解脱,而且是一种极具价值的解脱。


然而我能做的只有这些,实在无法再带回黑袍大人,但是你们两个早就已经生命共享,我相信这份持续了万年的羁绊会给你们带来好运”


 


赵云澜看到了这些话,随后赶来的几个人也看到了,他们面面相觑,随后个个泪流满面。


“你……你真的……真的是……老赵?”祝红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你……你……你……”大庆激动的浑身发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赵云澜也激动的拿信手在颤,沈巍跟他打的这个看起来必输的赌,居然赢了。


突然,赵云澜想到了下面的沈巍,赶紧又跑了下去。


沈巍依旧昏迷不醒,浑身发烫,嘴唇干裂,脸色白的吓人。


“都他妈愣着干什么,赶紧送医院!”赵云澜说着,一把抱起了沈巍。


 


04


午后的阳光明媚细腻,透过窗外的树叶,斑驳地洒在病房里。


沈巍慢慢睁开了眼睛,用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神智,他慢慢扭过头去,呆住了。


自己的病床旁,趴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沈巍看不到他的脸,但是知道他是谁。


沈巍愣愣地盯着他,眼泪突然就落了下来。


这眼泪好像有声音一般,刚刚垂下,赵云澜蓦然惊醒,然后四目相对。


赵云澜突然扑上来死死抱住了沈巍,带着哭腔说:“小巍,我们赌赢了,我们赌赢了……”


沈巍慢慢抬起那只没有挂点滴的手,回抱住了赵云澜。


“我……是在做梦吗?这是真的吗?”沈巍的声音因为发烧和长时间的昏迷变得沙哑。


赵云澜赶紧放开了人,胡乱抹了把眼泪,倒了杯水,轻轻把人扶起来,慢慢给他喂了下去。


“龙城这里只过了一年,但是你在时间漩涡里穿梭了太久,虽然有自愈能力,但身体还是受到了太大的创伤,要好好调养。”


随后,赵云澜又把章狮的事讲给了沈巍。


沈巍花了很久的时间消化这些,他一时难以相信自己会有这么好运,想着想着,他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向脖子下,那里却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在找这个?”赵云澜从兜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了那个琥珀黄色的吊坠。


“章狮一直贴身装着,你说你当时真够幼稚,一枚糖纸也能让你宝贝成这样。”


沈巍郑重地接过来:“这是我万年独守的岁月里,唯一的念想。”


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鼻子又有些泛酸。


“对了,我还有件事没想明白,你当初自爆想和夜尊同归于尽,为什么夜尊死了,你活下来了?”


沈巍轻轻挥了挥手里的吊坠:“因为这个。”


赵云澜一脸迷惑。


“你在穿越回去之时,身上已经有了我强大的黑能量,你在临走时,希望我能从时间静止的禁锢中摆脱出来的迫切愿望施加到了项链上,经由万年的积攒,这份守护之心形成了强大的能量,在我和鬼面同归于尽时保护了我,也恢复了我的能量。”


沈巍轻笑:“云澜,我又欠你一条命。”


赵云澜也笑了,俯身轻轻在沈巍的唇上点了一下:“没关系,你还有很长的时间还我。”


 


这时,病房里突然涌进了一群熟悉的人,他们个个脸上都兴奋不已,连万年冰山的楚恕之都抑制不住满脸的笑意。


他们眉眼如初,岁月如故,特调处的故事,还有很长很长。


 

评论
热度 ( 4780 )

© 冥琴青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