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恭,all乔振宇,all焦恩俊,all陈赫,all品,鼠猫,戚顾,沈聂,金七,黄海冰X聂远……


【梁山CP】百岁山在线求助

希君印:

梁山磕起来啊!!!!妈耶,我湾仔怎么这么可爱!





【梁山CP】百岁山在线求助


 


张日山看着眼前这个完全无视自己,专心为自己包扎的小姑娘一阵头疼。


“梁湾……”


“好了张先生,这段时间伤口不要碰到水,三天后过来换药;这是你的病例,现在去前台结账吧。”梁湾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东西,没有给张日山说话的机会就出了病房


“梁湾啊……我该那你怎么办……”


 


从古潼京回来已经有半年之久,这是回来之后第一次看到张日山。原本已经麻木的内心在见到张日山的那一刻又开始抽抽的疼起来,她梁湾虽然花痴,可也不是看见一个男的就喜欢。他张日山都已经把话说死了,那就都不要在入侵对方的生活不是更好?


梁湾不知道现在张日山故意找自己是为了什么,现在也不想知道了。


 


医院的工作一直很忙碌,从新上岗三个月的梁湾已经加了三个月的班;之所以这么拼命一是医院人手不够,二是为了不让自己空闲下来;不空闲下来脑子就不会再想那么多,也不会再想到张日山。


 


梁湾从医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大马路上已经安静的不成样子。医院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车,梁湾认识这辆车,是张日山的。


 


“梁湾。”张日山从驾驶位上下来,看样子只有他一个人


来不及走的梁湾只能站在原地,看着张日山慢慢向自己走近。


“张先生有什么事吗?”及其平淡的语气,就像这就是梁湾本人一般,前不久还在自己面前撒娇带着孩子气的梁湾已经是过去式了。


“我已经处理好九门的事情了。”虽说现在是夏季,但夜间的天气还是带着冷意。张日山把手上的薄外套盖到梁湾身上说了这样一句话。


“张先生的事情不需要跟我讲,还有什么事吗?”穿着单薄的梁湾不会为了给张日山难看而折腾自己的身子,自然也不会拒绝张日山给自己盖上的外套。


“我的意思是,我不再是九门张日山了。”张日山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个人瘦小的身子被自己的外套盖住,这让张日山有别样的满足感


“什么?你什么意思?”梁湾被张日山突来的信息给砸晕了,什么叫做不再是九门的张日山了??


张日山没有回答,看着小姑娘瞪着大大的眼睛不敢相信的模样心头一软,伸手把人揽入怀中。


“诶不是!张日山你说清楚!”梁湾紧紧抓着张日山的衣服,想要对方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回答。


“字面意思。”张日山可没有细细道来的习惯,看着小姑娘眼下泛青的痕迹蹲下,伸手揽住梁湾的膝盖,直接把人像小孩那样抱起。


“张日山!你放我下来!你给我说清楚!”梁湾吓的双手静静环住张日山的脖颈,蹬着脚想让张日山把自己放下。


“别闹,回家再说。”张日山强硬的把人塞进车内,扣好安全带,抬头看着气呼呼的梁湾亲了亲她撅起的嘴角。


被张日山举动吓了一跳的梁湾忍不住发抖,小眼睛带着恐惧瞟着稳稳当当开车的张日山。


“你……你是谁?”梁湾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的巴拉这车门


张日山被梁湾这么一问问傻了,皱着眉像在看什么智障一样看着梁湾。可像是想到什么,松开握着方向盘的右手揉了揉梁湾的脑袋,安抚着她。


“张日山……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了?”梁湾躲了躲,没躲过去,只能任由张日山揉着自己的头发


“没有啊。”


“你真没事?你别吓我啊。”梁湾打量这张日山,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张日山不是别人假冒的。可为什么今晚的张日山怎么不对劲呢?


“没事。”张日山都不知道梁湾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但是看样子,梁湾像是不太喜欢这样的自己。


梁湾坐在副驾驶上警惕的看着张日山,一路上都不敢放松心态,直到回到家楼下。


梁湾看停了车就立马打开车门下车往楼上跑,被张日山眼疾手快的揽住又是被抱起。这次梁湾都不敢挣扎,僵硬这身子任由张日山抱着。


“你怎么了?”张日山从梁湾的手袋里拿出钥匙打开门,把人轻柔的放到沙发上单膝跪在梁湾面前。


“你是不是……你是不是粘上了什么东西啊?”梁湾被吓的不轻,今晚的张日山是怎么回事?怎么动不动就是抱自己,亲自己的?这人是不是中邪了?她该不该打电话给吴邪?


“你瞎想些什么?”张日山无奈极了,怎么这个法子好像在梁湾身上没用?


“你说,我受得住,你……你是不是要死了?”古潼京一行让梁湾经历了这三十年来都没有经历过的奇幻事迹,她见过太多因为一些东西而痛苦死去的同伴。


“你……”张日山再一次对女性想象能力感到佩服,特别是眼前这个红着眼圈要哭不哭的小姑娘


“张日山你就是一混蛋!你到底怎么了?什么叫做不是九门的张日山了?你今晚怎么回事啊?对我又是亲又是抱的,你从古潼京回来之后还干嘛去了啊?回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一个黄豆大的眼泪从梁湾眼里流出,这可把张日山吓了一跳


“别哭了,我没事。”张日山抬手给梁湾擦拭掉那一颗颗小豆子,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起的好


“你没事…那…那你今晚是干嘛啊?这不像你。”张日山都不知道自己在梁湾心里是什么模样,自己都还没做什么,这人就哭成这样。


“黎簇…黎簇说现在小姑娘都喜欢这样。”张日山现在想着黎簇说的话到底是不是对的了


“他给你说什么了?”


“他说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体贴霸道类型的人设,说大概你也喜欢。”


“合着,你一晚上都那我当实验是吧?张先生又要去撩拨那个小姑娘?”知道张日山今晚只不过是听了黎簇那小崽子胡说八道故意这么做的之后,梁湾心里更加难受了“张先生也用不着找我试啊,凭着张先生这一张脸,那个小姑娘不会被你撩拨了去?哦,还真是抱歉了,也就只有我被你伤的这么深。张先生还真不用在我面前耍这些个小心眼,我梁湾,就是喜欢你这张脸怎么了?”


好了,这下小姑娘不哭了;可是红这个眼圈说出这些话怎么听怎么心疼。


“我就撩拨了你这一个小姑娘,之前是我顾忌太多东西所以才说出那些话。现在事情都解决,我伤你伤的这么深,不给你赔礼说不过去。”张日山摘下待在自己手上的二响环,不由梁湾拒绝强硬的带到她的手腕上“把我赔给你,你看这样可好?”


梁湾定定的看着张日山的双眸,那里面满满的都是自己。梁湾有些不确定,不确定这是不是又是张日山的一场算计。


“二响环是佛爷留给我的,这对我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我既然给了你,那就是把我整个人都给了你。梁湾,我,你要不要收下?”张日山难得的有些紧张,活了这么久了可算是栽在梁湾这小丫头片子的手里


“……二响环我先替你收着,你…到时候再看吧。我要休息了,你回去吧。”今晚,被张日山先是惹生气再惹哭再到现在惹的羞红了脸,梁湾没有给张日山一个明确的答应,只是匆匆把人赶了出去自己在房间里面盯着二响环看着傻笑;等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笑了有十几分钟了。


梁湾拍拍脸心里提醒自己,可不要就这么被张日山那个大猪蹄子给迷惑去了。这一次一定要让张日山那个大猪蹄子知道,自己可硬气!


下了这些暗示,梁湾难得的哼着小曲梳洗给自己护肤。


被赶出门外的张日山皱着眉头,拿出手机艰难的给黎簇发了条信息。


 


张日山:她把二响环收下了,可是把我赶出来了,为什么?


黎簇:我只是个孩子啊!!!!


 


END

评论
热度 ( 273 )

© 冥琴青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