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恭,all乔振宇,all焦恩俊,all陈赫,all品,鼠猫,戚顾,沈聂,金七,黄海冰X聂远……


【黎湾】画弧

注孤还是我:

-纯属脑洞


-启发来自写给《遇蛇》的歌叫做旅途 • 故鄉。歌的文案是作者说过的话 - 写之初,我就是要画一个弧,从开始到结束,磨去所有棱角,付出血与淚,而后两个人才能真正在一起。


-不升真人


--------------------------------------------------------------------


在营地的不远处有一个身影摇摇晃晃地向他们走来,但那个人最终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了下去。


黎簇缓缓起身,直盯着那个脸朝下躺在沙堆里的瘦小身形,然后拔腿朝她的方向跑去。


是梁湾,他不会看错的。


他谁都能看错,甚至还误以为吴邪是鬼魂,可是他绝不会认错她的。


黎簇跪在梁湾的身边,把她放在自己的怀中。   


“梁湾,梁湾!你醒醒呀,梁湾!”


见到怀中人丝毫没有反应,黎簇一把抱起她来到自己的帐篷里。


 


他赶紧打了水,找到一条干净的手巾擦拭着梁湾的脸和双手,也细心的帮她把额头上凌乱的发丝拨开。


虽然带着少年独有的笨手笨脚,可黎簇的动作还是很轻柔,深怕自己一不小心会弄痛梁湾。


如果不是遇见了她,黎簇怕是永远不会知道温柔为何物。


“梁湾,这段日子你到底都经历了些什么?”


也不会知道心疼是个什么鬼。


 


梁湾在汪家的那段日子里常常会现实和梦境不分因为都同样的可怕。


但清醒时仅仅是身体上的疼痛而昏迷时则是挥之不去又没有尽头的梦魇。


梦魇今晚又来看望她。


它说,死心吧,梁湾。


不要再等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他们全都只是在利用你。


你不过是他们其中的一颗棋子,一颗死了也不会有人在乎的棋子。


可怜的梁湾,一出生就没人要,死的时候也会是一个人。


没人可以相信,没人可以依靠,也没人会帮你。


你真的好可悲。


 


梁湾不甘心地回答它,不是的,我不是一个人!我有,有。。


仿佛被人按住了喉咙,梁湾发不出声音因为她赫然发现其实自己并没有答案。


她能相信谁?


真的无人吗?


像是漂流在汪洋大海中等待救援的小船,她不知道是前来营救她的人还是死亡会先找到自己。


还是说根本就没人会来救她,只是自己想多了。 


 


半梦半醒的梁湾感觉到有人抓了她的双手。


熟悉的恐惧感迫使她挣开眼睛然后大喊着,“放手,快放开我!放开我!”


听到帐篷里传出的梁湾害怕的声音,黎簇冲了进来。


“张日山,你给我放开!你吓着她了,还不快放手!”


听闻动静而赶了过来的吴邪语气坚定地说,“张会长,你先松手。梁医生现在是禁不起吓的。”


黎簇心中的怒火转换成力量,硬是把张日山给推开。


吴邪摇了摇头,领着宛如失了魂的张会长出去。


黎簇不敢去抱吓得打哆嗦的梁湾,怕会让她受到二度的刺激。


他选择轻握着梁湾的肩膀来安慰她,“没事了,安全了,没事了。”


 


这时的她忽然哭了,让黎簇当下慌了手脚。


“为什么我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相信的?为什么都只是在利用我?我不要一个人,我不要!”


他的心此时就像是被紧紧的勒着,疼到无法呼吸。


黎簇忍不住冲动,把她抱进怀里。


“梁湾,你可以相信我。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相信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但我是汪星人,你是喵星人,你怎么可能会相信我?”梁湾滚烫的眼泪落到黎簇左边的胸膛,仿佛酸雨般侵蚀他的皮肤,而她的控诉宛如仙女虾子狠狠地咬着他的心。


 


黎簇现在才明白心可以很强大,也可以很脆弱。 


在梁湾的面前,他的心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管它什么狗屁汪星人喵星人的,你就是梁湾。那个被骗买了一堆桃花红绳的笨蛋,花痴可是胆小的怂湾,整天喜欢和我怼的可爱小姐姐,专业又医术高明的梁医生,那个勇敢的梁湾。”


如果说一个人了解另一个人,多过他了解自己,那这个人是不是该害怕?


等到自己开窍的时候,应该会为当时的无知而感到后悔。 


后悔如果能够早点看清,或许就能把人留在自己的身边,而不是和她错过了好几年。


 


梁湾醒来时已经快要破晓,从帐篷里出来却看到黎簇坐在帐篷口昏睡了过去。


瞧了瞧某人的睡相,梁湾一边偷笑着一边拿出毛毯盖在他的身上。


她之后走上前,和恭候多时的张日山肩并肩的站着。


“对不起,昨晚我失态了。”


梁湾轻笑,“昨晚失态的人明明是我。” 她接着说,“现在回头想想才发生真相都是假的。你们这样利用我,说不恨是骗人的。如果我没有怨过你,我应该会很同情你,你也确实不容易。你说,要是我们的角色对调,你会不会也对我心动?”


张日山望着前方,沉默了一阵子才缓缓道出,“会,我会心动,会因为你追到吴山居,更会为了你不顾一切。当然,我想我也应该会很恨你。”


梁湾擦了擦眼睛,抱怨着,“沙漠最不缺的就是沙子了,它们怎么老是跑进我的眼睛?”


可如果真的等到那一天,你就不会想和我在一起了。


是时候放下了。 


 


梁湾借了纸和笔,坐在地上埋头认真的写和画了起来。


拿着自己的作品,梁湾走向吴邪。 “这是我在汪家听到的零碎情报和我曾待过的区域地图。我不清楚这些是否对你们有用,但以后或许能派得上用场。” 


当初梁湾为了不再把注意力放在身体上的疼痛,她开始聆听汪家人之间的谈话。押送去别的地方的时候也会默默地在心里勾勒出其中的格局构造,现在看来可能还真有点用处。


“我能从汪家顺利的逃出来,说不定是他们把我当作诱饵想引你们进入汪家的大本营。我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黎簇从这里逃了出去却还想回来这里。既然已入了局就无法置身事外,那么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梁湾向吴邪伸出手也同时看到他眼中的疑问,“黎簇他相信你,而我相信他。”


貌似对自己的答案很满意,吴邪握了她的手。“梁医生,合作愉快。” 


她看着吴邪认真地说道,“我不知道黎簇为什么会被你拉进这个局里,但不管如何请你保护好他。” 


 


刚睡醒的黎簇一看到帐篷里没人就立刻大叫了起来,“梁湾她又不见了!你们还不快点起来找人!”喊完才注意到梁湾和吴邪正看着自己。


吴邪向少年投了嫌弃的眼神, 心想这货怎么可能会是他带得最好的一届。


黎簇神情尴尬的抓了抓后颈,“那个,我看到你不在帐篷里以为。。。”


一股暖意涌上梁湾的心头,有人关心自己的感觉真好。


她对黎簇灿烂的一笑,“早安。”


眼前的风景让他慢了半拍,“早,早安。”


 


是因为有梁湾的风景过于美好,所以之后的事他也就记不大清楚了?


记忆变得零乱,有些画面闪过脑海可是黎簇就是不明白它对自己的意义何在。


他记得吴邪和张日山决定分头行事而梁湾跟着后者的队伍。


但黎簇该死的只记得梁湾临别前对他说,“小屁孩,要照顾好你自己。”


再后来,好像发生了爆炸然后自己被汪家人劫走。


 


那场爆炸差点把他给炸残了所以汪家安排了一名医生来照顾自己。


她叫,叫汪舒还是什么的。


黎簇记不起她的模样,只记得汪医生虽然嘴上不饶人可是对待他这个犯人却格外的好。


每当有汪家的小辈时不时来找他的茬,那个医生总是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自己。


对了,还有她和梁湾一样,也爱叫他小屁孩。


 


后来吴邪把自己给救了出来,原来汪医生是吴邪安插在汪家的眼线。


可奇怪的是那个医生并没有随他们逃出汪家,她只是说自己有些事必须得搞清楚。


汪医生还警告吴邪,说这次一定要保护好他。 


她临别前告诉他,小屁孩,要照顾好你自己。 


语气很像一个人但是黎簇也忘了和谁相似。


 


黎簇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待在医院养伤的时候。


报告上写着他患了逆行性遗忘症。


他只知道自己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东西或者是一位很重要的人。


呵,忘了自己忘了什么东西,听起好还真是特么的可笑。


自己都不知道忘了什么事,如何找回遗失的东西?


 


后来自己的身体恢复得七七八八了,吴邪就让他搬去吴山居。


“梁医生还是没有任何的消息吗?那时带黎簇离开汪家也就应该把她一同带走。我们现在唯一能确认的是她的身份被揭穿后,梁医生趁汪家内部瓦解时逮到机会逃跑然后下落不明。所有我们收集到关于她的消息不是到最后发现是错的就是死胡同。”  


坎肩问了定住在门外的少年,“咦,黎簇你干嘛杵在这不进去啊?”


原来心中长期的空洞感是因为他把梁湾搞丢了。


 


黎簇推开门,环视在房里的每一个人,他的眼神最后停留在吴邪的身上。“我要去找梁湾。不管你会不会帮我,我都会找到她的。”黎簇没等吴邪开口就转身走了。


吴邪不屑的笑了,“臭小子,以为自己有多厉害。不错,脑子不行但至少意志坚定。不枉费梁医生为你付出这么多。” 


黎簇从吴邪接手寻找梁湾的下落,可是过了一个月,半年甚至一年还是没能找到她。


但他没有气馁,没有放弃反而加倍努力,现在黎簇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寻找梁湾的事情上。


他曾对她说过,你可以相信我,还对梁湾许下承诺说不会让她一个人。


他黎簇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断不会食言,更不会辜负她。


 


某天,老天爷决定给少年一个机会。


黎簇听到消息后马上赶到了医院。


躺在病床上的人靠在床头,伸手拿起放在床边小柜子上的一杯白开水。


喝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门遭到很粗鲁的对待。


“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


梁湾吓得被水呛到,连咳了几声。


“咳咳,什么鬼? 小屁孩,干嘛?长能耐了,敢对我大呼小叫的。你这叫什么知道吗?”


还没骂完,黎簇就上前紧紧的抱住了自己。


“对不起,梁湾。我以后真的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眼角带着泪光,她的双手环上黎簇的颈项,“这可是你说的,小屁孩。”


--------------------------------------------------------------------


到最后我还是舍不得be

评论
热度 ( 101 )

© 冥琴青凌 | Powered by LOFTER